论资管“不可能三角”:上规模、控风险、降成本不可兼得

时间:2019/12/27 11:47:36用益信托网

摘要


2018年4月《关于规 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出台前,银行理 财盈利模式以资金池运作下的利差收入为主。银行借助“资金池-资产池”的错配 功效发行具有刚性兑付的理财产品,再通过多层嵌套、非标投 资等方式进行监管套利,最终达成提高规模、隐藏风险、降低成 本获取高收益三大目标的统一,形成一 个暂时稳定的资管三角。


但暂时 的稳定注定无法长久。资管新规发布后,破刚兑 与净值化转型等要求打破了传统的资金池运作模式,倒逼银 行理财盈利模式由利差模式向管理费模式转变。业务转 型要求暴露了银行理财在投研、运营等环节的薄弱,银行机 构在这些环节的资源积累与转型升级面临巨大的挑战,对理财业务负债端、资产端、风控端 与运营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此背景下,银行机 构不得不面临资管“不可能三角”的困境,也意味着上规模、控风险、降成本 三大目标不可兼得。具体来看,在资管“不可能三角”下,银行理 财将面临以下三种情况:一是要 实现理财规模上量、业务风险合理防控,就必然加大成本投入;二是在 降成本的同时追求理财规模的增长,必然引发各类风险;三是在 降成本的基础上防控业务风险,就必然 引致理财规模的下降。


资管“不可能三角”并不意 味着发展理财业务前景黯淡,对于具 备战略眼光的银行机构而言,他们更 加关注的或许不是资管“不可能三角”里不能实现的那一角,而是在这资管“不可能三角”里尊重不可能,做大可能,审时度势,厘清自身资源禀赋,主动变革,充分发挥比较优势,走出一 条差异化发展战略之路。


鉴于资 管业务对银行转型发展的重要战略价值,我们认 为更可取的方式是,加大资源投入,在合理 防控业务风险的同时,做大规模,进而为 银行创造更大盈利空间。


一、资管新规前:利差模 式下野蛮生长的银行理财


根据利润最大化目标,银行提 高经营利润最高效的选择是扩大规模或投向高收益资产,在资管规模、成本收 益和风险管理方面取得合理区间内的平衡。由此,在资管新规前,银行理 财形成了倚靠资金池运作下的利差收入为主的盈利模式,这驱使 银行理财业务主要聚焦于负债端的资金来源扩张和资产端高收益固收类资产的获取。银行利 用资金池业务发行具有刚性兑付的理财产品,再通过多层嵌套、非标投 资等方式规避监管、进行监管套利,以较低 的成本投入获取更高的利差收益,并实现 理财规模的快速增长,最终达到提高规模、控制风险、降低成 本获取高收益三大目标,形成一 个暂时稳定的资管三角。


(一)得负债端得天下,刚性兑 付推高理财规模


倚靠刚 性兑付下的强信用背书,结合负 债端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银行理 财获得快速发展。一是刚 性兑付从根本上保障了资金来源的稳定性。银行理 财投资者大多为风险厌恶者,他们偏 好中低风险产品,银行理 财产品暗含刚兑兜底,且理财 收益显著高于存款利息,迎合了 广大普通投资者风险与收益偏好,使其对 于理财产品的配置需求旺盛。二是丰 富的渠道与客户资源奠定理财规模增长的基础。凭借广覆盖、高密度 的线下渠道和传统零售业务积累的客户资源,银行理 财具备在负责端获得源源不断客户资金的基础,加上刚 性兑付的根本保障,其市场 规模得以快速增长。从2004年首只 银行理财产品诞生,短短十余年时间内,银行理 财便成长为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的领头羊,截至2018年末,其全市 场存续余额达到22.04万亿(仅含非保本理财产品)。


(二)“借短贷长”,资金池模式下的“躺赢”时代


资金池 模式确保了理财业务的快速扩张,且以低 成本投入的方式为银行机构带来丰厚的利润。在负债 端稳定流入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开始了“借短贷长”的资金池运作模式。在该模式下,银行理 财业务运作逻辑相对简单,只需专 注于负债端和资产端的连贯性,可大大降低在投研、系统、人才等方面的投入,并获得高额收益。银行通 过发行短期限产品,在保持 一定流动性应对产品赎回需求的基础上,利用理 财产品中稳定沉淀的资金配置长期限资产,这一方 面使银行机构获取更大的利差收益,另一方 面也有效降低了的银行理财的管理难度与成本,即使部 分资产出现亏损,也能通过池内调配,将其覆盖掉。在此前提下,银行即使不具备“真资管”所需的投研、系统和运营等条件,仍可实 现大规模理财资金的管理。


从全球 资管的经验来看,资金池 模式仍然被广泛应用于资管领域,该模式 打破了资金与资产一一对应的结构,帮助银 行在获取高额的流动性溢价的同时,也能通 过池内调节避免单只产品收益不达预期的情况。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资金池 与资产池模式并不能实际地消除资产端的风险,因此在 资产质量急剧下滑的时期中,池内蕴 含的风险可能集中爆发,进而传导至整个行业,形成灾 难性的系统性风险。这种爆 发后极难应对的潜在风险,是监管所不愿看见的,因此限 制资金池模式成为了监管层必然的选择。


(三)多层嵌套,银行理 财风险藏身有术


多层嵌 套为银行理财资金规避监管、寻求高收益资产,进行监 管套利提供了可能。一方面,在扩大理财规模、利润最 大化目标驱动下,银行机 构寻求高收益资产动机强烈。2008年国际 金融危机爆发后,国家“四万亿”经济刺 激计划带动基建、房地产 相关行业快速发展,非标融 资需求与银行理财资金寻求高息资产需求一拍即合。银行理 财通过多层嵌套的方式,可成功 规避银行信贷规模管制,降低资本消耗,进行非标投资,扩大中间收入。另一方面,新规前 资管子行业间的监管标准差异为多层嵌套、违规通 道提供了制度环境。伴随着 金融深化和金融创新浪潮,监管新政放松对券商、基金等的监管要求,扩大了产品投资范围,银行机构通过信托、券商、基金等渠道投资非标,获取高收益资产,进行监管套利。


二、资管新规后:银行面临资管“不可能三角”


(一)新规来袭,颠覆银 行理财传统业务逻辑


资管新 规破刚兑与净值化转型等要求,打破了 传统资金池运作模式下对资产和负债拆分的情况,倒逼银 行理财盈利模式由利差模式向管理费模式转变。在管理费模式下,过去以 负债扩张驱动行业发展的粗放式发展模式难以为继,净值化转型势在必行,而业务 转型则暴露了银行理财在投研、运营等环节的薄弱,银行机 构在这些环节的资源积累与转型升级面临巨大挑战,对理财业务负债端、资产端、风控端 与运营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负债端


以市值 法估值的净值化转型要求打破了刚性兑付的基础,银行理财负债端承压。一是投 资者教育成难点。打破刚兑,意味着 风险真正由投资者自负,在长期刚兑预期中,风险厌 恶的银行理财客户将难以接受,但银行 现有的投资者教育体系尚不完善,中小银 行理财经理综合素质参差不齐,短期内 难以做好投资者教育工作与适当性管理。二是长 期资金募集能力面临考验。银行理 财在非标资产投资领域积累了多年的经验,未来仍 将是银行资管的比较优势,但由于禁止期限错配,未来配 置非标资产的产品期限都会相对较长,,这无疑 对银行长期资金的募集能力形成巨大考验。


2、资产端


随着“资金池-资产池”模式的受限,银行机 构的主动管理能力面临了极大的考验。一是投 研能力发展不平衡。过去银 行理财以借短贷长的方式主要投向固收领域,在权益 投资领域的投研能力相对不足,且资产 配置与投资策略单一。二是缺 乏科学的投研体系框架。长期以来,银行理 财投资决策过于依赖个人管理经验,缺少系 统的投研体系框架。产品净 值化转型意味着产品线的破旧立新,新产品 创设与净值波动管理压力对银行资管投研体系的科学性与完备性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3、风控端


资管新 规及其配套细则的出台使得银行理财传统的信用风险思维模式不再适用,现有的 风控思路与管理体系远不足以对接快速的业务转型步伐。一是理 财业务风控意识不足。严监管下,理财风 险管理的重要性需要得到系统性与战略性的提升,防范净 值化转型趋势下各类风险的发生。二是缺 乏完善的全流程风控体系。在传统 银行理财业务运营过程中,风险管理方式粗放,往往忽 略了理财风险隔离与全流程风险管理。部分机 构缺乏完善的风控流程与执行效力,导致理财飞单、违规操 作等风险事件时有发生。


4、运营端


在传统的资金池+预期收 益型产品运作模式下,银行理 财业务运营逻辑相对简单,各运营 环节配套对理财业务转型需求支撑不足。一是系统配套不足,资管新 规前银行理财系统配套侧重于产品直销、人员绩效管理等,缺乏独立的交易管理、风险管理等系统,系统投 入不足严重制约了银行理财业务转型发展;二是岗位配置不足。在产品设计、风险管理、投资研究、流程管 理等多岗位人员专业素质与人数均不能满足“真资管”业务运营需求。


(二)新规后 银行资管面临的“不可能三角”


资管新规后,银行机 构或许还秉持着以往的固化思维,想要同 时实现资管业务的三大目标:一是做大规模;二是以 更低的成本获取更高的收益;三是将 风险水平控制在安全线以内,由此实现规模指标、风控指 标和收益指标的三大统一。资管新规前,银行理财在“假资管”模式下 姑且还能通过监管套利实现这三大统一,但在资管新规后的“真资管”时代,银行机 构将不得不面临资管“不可能三角”的困境,也即是上规模、控风险、降成本 三大目标不可兼得,最多只能三选二。具体来看,银行资管将面临资管“不可能三角”困境下的三种情况。


1、上规模、控风险、高投入


第一种情况是: 要实现理财规模上量、业务风险合理防控,就必然加大成本投入。


图表1:资管“不可能三角”情况1

111.jpg


资管新规前,刚性兑付、资产池运作、多层嵌套等“暗器”支撑着 银行理财以低成本、规避监 管的方式实现理财规模快速上量,获得了飞速发展。然而在 当下大一统的资管江湖,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银行理财走过“假资管”的捷径之后,多年来在资产端、风控端、运营端等欠下的“投入”与“修炼”,终归是要还上的。资管新规后,产品净值化运营、打破刚 兑等监管规定犹如釜底抽薪,银行理 财的盈利模式与产品运作逻辑均面临重塑。在此背景下,可以说,在不加 大成本投入的基础上有效控制风险水平、实现理 财规模的有增无减犹如空中楼阁、难如登天。打铁还需自身硬,银行理 财唯有加大在负债端、资产端、运营端 与风控端等薄弱环节的成本投入,补足短板,才有可 能在把业务风险控制在合理范围的基础上,做大银行理财规模,实现可持续发展。


在新的监管框架下,银行机 构需加大各方成本投入来迎接挑战与冲击。


在负债端,由于银 行客户相对保守稳健的投资风格,使其对 于净值的波动具有天然的厌恶,净值化 转型势必带来原有客群流失的压力,理财规 模或有收缩风险。银行机 构需做好充分的人力、物力准备,应对破 刚兑对理财规模的冲击。一是加 大投资者教育投入。银行需 快速调整完善现有的投资者教育体系,帮助投 资者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提升投 资者对非保本理财的接受度。二是加 大理财经理的培训投入。投资者 教育的开展往往由理财经理向客户进行宣传与普及,加大培训投入,理财经 理的专业素养获得提升,才能转 变过去以产品为中心的营销模式,强化对 理财客户的精细化管理,同时规 避理财销售中的误导违规现象,降低违规风险。


在资产端,由于投 入不足导致不少银行现有产品供给不能满足投资者需要,产品供 给能力无法实现突破,规模提升面临掣肘。由此,唯有加大资产端投入,资管规 模才有望实现增长。一是加 大产品设计研发投入。目前银 行产品线过于单一,丰富的 产品线与科学的产品结构是银行当前及未来获客、稳客的重要抓手,银行需 丰富另类产品和支持实体经济的金融产品设计与开发投入;二是加 大投研能力建设投入。目前银 行理财投研体系单一、人才储备薄弱,还需增设投研岗位、引进高端人才、培育一 支专业的投研团队,以搭建 科学化的内部研究框架、优化投资模式、丰富投资策略,最终实 现自身投研体系系统化与精细化管理,培育出 自主投研的核心竞争力。


在风控端,银行理 财净值化转型背景下,银行机 构在多年的资金池业务运营中所积累的资源与优势不再,信用风险、利率风险等成为难点,风险管理难度陡增。风险管 理能力将直接影响理财产品的净值表现,最终影 响银行的市场占有率,提升风 控质效是银行不得不面临的挑战。一是加 大风控体系建设投入。通过推 动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建设,完善投前、投中、投后风险管理制度,最终提 升风险管理质效。二是加 强重点环节风险防控。在资产端,需进一 步提升信用风险与流动性风险管理能力,且伴随 着大类资产配置的开展,银行还 需加强市场风险的管理能力;在负债端,业务转 型的加速与投资者教育要求银行提升声誉风险与合规风险管理能力。


在运营端,理财业 务转型颠覆了传统银行资管运营逻辑,净值化 转型需要在诸多环节配套相应的运营管理措施,运营逻 辑的重新搭建对系统建设、人才配 备与职责划分等提出新的要求,客观上 要求银行一是加大系统配套投入。在产品 净值化转型环境下,理财产 品需要每天进行估值,这将增 加大量的系统投入,配备独立的估值系统、交易管 理系统与风险管理系统等;二是增 强各运营环节岗位人员配备。严监管下,业务规 范性与信息披露等要求的提高将增加各运营环节的工作量,过去一 人身兼数职的做法可能引发不可挽回的操作风险。银行机 构需增加岗位设置,提升投资、交易、估值、清算、销售、信息披 露等环节岗位人员数量与质量,以形成 更加完备的运营体系,支撑银 行资管业务的后续发展。


综上,银行机 构唯有放弃降成本的目标,加大各方投入,才有可 能实现上规模与控风险两大目标的统一。在新的监管框架下,以往尽可能少的人力、物力投 入所取得理财规模与风控水平难再实现,在转型 发展理财业务过程中,成本投入必然增加。因此,在扩大理财规模、控制业 务风险的目标选择下,无法实现降成本目标,最终形成资管“不可能三角”。


2、上规模、降成本、高风险


第二种情况是: 在降成 本的基础上追求实现理财规模的增长,必然引发各类风险。


图表2:资管“不可能三角”情况2

112.jpg


在理财打破刚兑、穿透监管、非标投 资受限的背景下,银行机 构想要在降低成本的基础上做大理财规模无异于缘木求鱼。对于以 规模指标与成本收益指标为先的机构来说,唯一的 出路只能是铤而走险、放弃“控风险”一角,通过违规展业、拉高风 险的方式降低成本、做大规模。


具体来看,为了占 领更多的市场份额,同时降低业务成本,银行机 构不得不在负债端与资产端开展违规操作,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积累巨大的经营风险。从负债端来看,为了加强理财销售,增强资金募集能力,部分银 行的理财经理通过误导投资者来完成理财考核指标,例如私 自篡改客户分类与风险测评结果,违规口 头承诺产品收益,产品关 键信息披露不充分、信息栏 疏漏甚至销售虚假理财产品,导致“飞单”事件频发等。从资产端来看,为获取高收益资产,规避投 资范围与额度监管,违规现象也时有发生。例如部 分银行理财面向一般个人客户销售的理财产品违规投资权益类资产,投资非 标资产未严格比照自营贷款管理,用流动 资金贷款承接不能到期兑付的理财产品,自营资 金与理财资金未进行风险隔离,未准确 计量风险以及计提资本与拨备等。  


与第一 种情况相比较而言,第二种 情况是比较冒进的选择。银行资 管在第二种情况下,最终都 会导致经营风险的上升。因此,在降低 成本投入的条件上追求扩大理财规模,就无法 实现经营风险的有效控制,最终形成资管“ 不可能三角”。


3、降成本、控风险、降规模


第三种情况是: 寻求在 降成本的基础上有效防控业务风险,就必然 引致理财规模的下降。


图表3:资管“不可能三角”情况3

113.jpg


在新的监管要求下,既要降 成本又要控风险就意味着在合规展业的基础上走以前的老路去开展理财业务。一方面,在降低 成本的目标驱动下,在负债端,投资者教育投入不足,理财经 理专业素养不佳,仍旧以 以产品为中心的营销方式去销售非保本理财,必然导 致理财销售不畅,资金来源缩减;在运营端,成本的 削减导致各环节系统配套不足,制约银行净值化转型;在资产端,投研投入不足、投研人 才欠缺的负面影响传导至产品端,必然导 致产品供给能力不足或收益欠佳,使得产 品缺乏市场竞争力,规模下降,市场占有率降低。另一方面,在不增 加投入下的风险控制会使银行理财业务经营趋向保守化,在资产 端投资策略趋向安全的低风险资产,传导至 产品端将使理财收益下降,产品吸引力降低,增大产品销售难度,进而加剧负债端压力,最终使 得市场理财规模无法扩大。


与第一、二种情况相比,第三种 情况是比较保守的选择。银行在第三种情况下,最终都 会引致理财规模的下降。因此,在控制风险、降低成 本的目标选择下,银行机 构无法实现理财规模的增长,最终形成资管“ 不可能三角”。


综上,显而易见的是,对大多 数银行机构而言,虽然资 管新规后理财业务转型困难重重,需要长 远的战略眼光与巨大的投入,但鉴于 资管板块对银行整体发展的战略重要性,第一种 情况可能是更为明智的选择。


资管“不可能三角”并不意 味着发展理财业务前景黯淡,对于具 备战略眼光的银行机构而言,他们更 加关注的或许不是资管“不可能三角”里不能实现的那一角,而是在这资管“不可能三角”里尊重不可能,做大可能,审时度势,主动变革,厘清自身资源禀赋,充分发挥比较优势,走出一 条差异化发展战略之路。


作者:普 益 君
来源:普 益 标 准

责任编辑:zhangshi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